首页  |  媒体荣正
改革启示录之葛文耀:“大家长”的辉煌与落寞

       今年5月以来,围绕上海家化前任当家人葛文耀的话题,始终绕不开和大股东平安信托之间的纠葛。回望葛文耀执掌上海家化28年漫长岁月,他自己并不回避自己作为“大家长”的角色定位,正是这种责任感让他带领家化走过国企改制的荆棘,打造出成功的民族品牌。
网易财经12月9日讯 今年5月以来,围绕上海家化前任当家人葛文耀的话题,始终绕不开和大股东平安信托之间的纠葛。回望葛文耀执掌上海家化28年漫长岁月,他自己并不回避自己作为“

大家长”的角色定位,正是这种责任感让他带领家化走过国企改制的荆棘,打造出成功的民族品牌。

也同样是这种略显错位的角色,让他离开上海家化时的背影更为落寞。他的宿命,也正折射了国企改制中经营者的尴尬和无奈。
 

带着“脚镣”市场起舞

“不象国资,才能存活下来”,国家发改委一位领导在参观完上海家化的科研中心后惋惜家化退出国资时,葛文耀毫无避讳地进行回应,正是股份公司运作完全市场化,才能存活下来。
“市场化”三个字对葛文耀来说有着开启国企宝藏的魔力。在体制内,推崇市场化运作,葛文耀犹如带着“脚镣”的舞者,处处掣肘却又不甘心束缚。
查阅公开披露的信息,1991年,家化集团曾受命与外资庄臣合资运作美加净和露美两大品牌,但合资失利,美加净和露美销量急剧下降;1996年,上海家化控股权被划入上海实业,为此上海家化背负每年须实现金回报18%的负担;1998年,上海家化又受命吸收合并上海日化集团,葛文耀花了8年时间、6.4亿元才分流了上海日化近7000员工。
尽管多次受到行政干预,改制前的家化仍被葛文耀认为是“不像国企的国企”,而在突破重围中,葛文耀坦率的承认自己是在“打擦边球”。为了竭力摆脱行政化对企业的影响,较真到每一个用词都要符合市场化的思维。在防范企业腐败上,葛文耀强调这叫“职业道德”而非“廉政建设”,因为廉政建设是政府的叫法。
一直受制于国企审批制下低效运行的葛文耀,始终期望着家化能够脱下国企的外衣。当平安

马明哲承诺“长期持有家化(股票),支持家化集团发展成中国的时尚产业集团”时,怀揣将家化打造成时尚集团梦想的葛文耀为此动心。

作为坚定的国企改革拥趸,他一度对引入外部投资者充满乐观,曾公开表示,“国有企业有许多条条框框,还要管很多事情,可能很小的项目,我要报我的上级,有的甚至报到国资委。但是(外部)投资进来不一样,投资者进来看结果。”
2011年12月27日,中央国资委批准平安收购家化,家化正式成为混合所有制市场化的企业。在体制内斗争了27年的葛文耀此刻百感交集。
“打擦边球”为企业发展赢取空间,却给葛文耀个人的职业生涯埋下了隐患,在双方“蜜月期”过后,葛文耀和大股东平安之间的矛盾凸显,而当年的“擦边球”被人当成葛文耀的小辫子给牢牢揪住。
曾经希望摆脱国资控制的葛文耀,在私有资本面前依然未能赢得话语权。彼时葛文耀无奈地说,“我在国营体制下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适应了‘人在屋檐下’。”
 

上海国企体制内的异类

“国企的老总是任命制,一般都是短期行为,少有在企业一待几十年的。严格意义上,国企的老总不是职业经理人,但是也不符合企业家的定义,更严格的说,只能称为企业的经营者”,一位国企改革专家表示。
但葛文耀这个经营者,却当上了家化的“大家长”,并把自己当成“创业者”,筚路蓝缕,带领上海家化从400万元资产的破落小厂变成了70亿元资产的大企业。“孩子”的成长是他的骄傲,“他是国企体制内的异类”熟悉他的人说。
这样模糊而略显突兀的定位注定了他“尴尬”的处境。即便他是家化“大家长”,但从公司治理结构看,他既不是职业经理人也不是企业实际控制者,只能被认为是对企业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的公司领导人。所以,无论是家化改制前还是改制后的发展方向,他既不能左右国资,也不能左右新股东。
创业者的抱负,在狭小的空间里无处施展。“上海国企改革之艰难,体制内有担当企业家生存环境之严酷,葛文耀、吕明方的境遇可资管窥”,熟悉葛文耀的人士对此表示。
空闲下来的葛文耀自己总结说,自己一向以主人翁态度打工,以前为国家和员工打工,以后为员工和股东打工,“但我又懂法律和充份的自知之明,公司从小到大,我当初没有一点种子,资产再大也是国家的。”这看起来更像是给自己的警醒。
业内人士表示,上海家化在体制内取得的成绩被认为是个案,葛文耀的个人因素被认为在家化发展中起了重要作用。
大胆突破和摸着石头过河的发展路径中,家化推行的股权激励颇有代表意义。而在葛文耀看来,推行股权激励在家化的发展壮大中功不可没。2008年,上海家化进行第一次股权激励,从提出到审批,历时两年之久。之后,到2011年改制之后,第二次股权激励提出并被逐步推进。家化改革成效明显,股价翻倍,三百多名家化员工受益。“机构和散户追逐上海家化,正式因为相信股权激励制度的作用”,股权激励专家郑培敏对媒体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在家化第二次股权激励同期,上海的国企中,上海汽车、上港集团、上海建工也纷纷试水股权激励,但效果却不温不火。“股权激励限制较多,上汽等三家企业在激励方式上,更为变通,激励效果上也难免打折扣”,业内专家对此表示。
的确,这个温婉精致的“海派男人”在改革这件事学不会“变通”二字,即便在市人大常委中心组作报告,他仍直言不讳的指出国企的低效。在上海国资体系内,葛文耀被一致认为是敢直接跟国资领导拍板子的人。
在今年3月28日,葛文耀服务家化整整28周年。他感叹自己很幸运,并坦言在国资27年,突破了许多“规矩”,打了许多“擦边球”,“感谢那些年理解,宽容,支持我的许多领导;感谢一直信任,支持我的同事和员工;感谢家化所有的合作伙伴,股东和喜欢家化产品的顾客!”
 

从家化退休的“葛老爹”

在和平安的纷争中,微博成为他的舆论阵地,也因此引来非议。但他说自己喜欢微博,“这里是自由空间,意见不同很正常,通过交流我也补充或修正我的认知,年青人讲话‘冲’些也正常。”
他很爱惜自己和家化的名誉,当有人在网上指责他或者家化时,他较真的辩驳,当有消费者投诉时,他总会一一回复,并致谢对方。当家化内斗被日本媒体报道时,他说“这下臭名远扬”了。
有家化员工称他为“葛老爹”,葛文耀坦言自己太把家化当“家”了,自己是家化的大家长,每一个品牌都像是自己的孩子。葛文耀说,这也是他的人生财富。
也正是这种感情使然,让他的离场更显落寞。在他退休后,有言论称他为“黯然离场”。但对理想至上的葛文耀来说,或许他的时尚帝国梦想不会就此落幕。
在葛文耀的第1000条微博中,他称,看到85岁的诸时健种励志橙,很受震动。他还想做二件事,一是集中精力做好化妆品业务,争取国际上排名20位左右(上次评为49位);二是如天津津联集团和政府下决心,我会利用业务时间,带几个人帮助海鸥表做成一个国人可以引以为傲的民族品牌。
如今的葛文耀,还是勤恳地在微博上耕耘,谈宏观经济、谈国企改革、谈383方案,谈中远腐败,甚至还有连续几条大谈上海家化旗下产品“佰草集”的成功。葛文耀对外的身份是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会长。他表示会为中国化妆品行业继续贡献智慧,为行业创造良性的生态系统,帮助一些本土品牌在5-8年内成长为时尚品牌。
熟悉葛文耀的某国企领导称,没有了葛文耀的家化,回归到一个普通的企业,不再被赋予那么多的梦想。但葛文耀却说,“我希望我退休后,上海家化也能健康发展,否则就是我在的时候没搞好。”
[发布于2013年12月9日 0:00:00]
-->点击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