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荣正
股权激励攻坚 上海国资先行

导语:与民营企业相比,国企的激励可能更加重要,这样才能调动原来沉积的能力资本。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彭友 吕雅楠 能为管理层及核心员工带上金手铐的股权激励,正成为上海国资改革的一个重要推手。

近期以来,上海多家国资系统的上市公司正在推出或研究股权激励方案,以期在无法解决薪酬问题的情况下,通过这种股权激励的方式留住人才。与民营企业相比,国企的激励可能更加重要,这样才能调动原来沉积的能力资本。上海荣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培敏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上海国资是仅次于央企的第二大国资系统,其改革探索或将激起后续国资改革的千层浪。

股权激励蜂起

近日,百视通[0.00% 资金 研报]600637.SH)披露了股权激励方案,公司拟对中高级管理人员以及核心人才实施股权期权与股票增值权计划,行权价为44.33/股,等同于公司停牌前的股价。此次股权激励涉及股本占股本总额0.356%,有效期为5年。

百视通是在《关于进一步深化上海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二十条》)出台后,首家试点股权激励的企业。按照上海国资改革的计划,上海市国资委将鼓励并支持国有企业将考核与激励同公司的业绩更紧密地挂钩,建立健全更为市场化的激励机制。符合法定条件、发展目标明确、具备再融资能力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可实施股权激励或激励基金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光明乳业[4.33% 资金 研报]600597.SH)和上海梅林[-0.96% 资金 研报]600073.SH)的股权激励方案对比,百视通此次方案设计除却激励方式不同外,方案操作也更为简洁。虽然授予数量低于光明、梅林,但是行权价格和覆盖数量均高于后者,并且在行权条件上更侧重对收入增速的要求,显示出公司对战略持续发展和团队普遍激励更为看重。该方案的人均激励程度、绑定时间等都更为严格。中银国际证券分析师冯雪认为,尽管目前公司正处于大小文广整合所带来的人事变动、资产梳理等漩涡中,但仍期望激励机制的突破能更好激励员工,增强既定战略下的执行力,使得公司、员工与股东利益趋同。

今年2月,光明乳业实施二期股权激励,拟以每股10.50元的价格向211名激励对象授予不超过628.904万股限制性股票。该公司2010年的股权激励计划被称为上海市地方国企股权激励试点改革第一单从内容上看,此次股权激励计划符合公司大股东光明食品集团国企改革的主题,也一定程度显示了上海国资委盘活体制的方向。惠依投资基金经理赵晓玲称。

此外,作为上海大型国企之一,上海医药[-0.39% 资金 研报]601607.SH/02607.HK)董秘韩敏今年1月在券商组织的电话会议上也表示,借助国企改革春风,公司股权激励方案或将在今年推出。

股权激励是调动企业经营管理者和员工积极性的一个工具,所以它是改革的组成部分之一。上海荣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培敏称,一般民企激励已经比较到位了,否则留不住人。国企往往是一笔糊涂账,所以激励可能更加重要,这样才能调动原来沉积的能力资本。

据悉,目前在发达市场,90%以上的上市公司都有股权激励,但中国市场进行股权激励的企业还不到20%。而在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中,实施了股权激励的还不到10%。但这种企业在实实在在做好业绩之后,就能获得不菲的股权回报,这也是股权激励企业能获得公司治理溢价的重要原因。

不过,股权激励也非公司业绩或者股价的绝对保证。比如,在海通证券[-0.91% 资金 研报]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马浩博看来,光明乳业本次股权激励形式大于内容,由于国资委有激励授予股权跟全年薪酬的比例限制,所以本次授予股票的数量和激励范围并未超预期,同时由于股权激励效果有限,公司制定的业绩增长目标也较低,仅作为判断公司未来发展的参考,而非指导盈利预测和投资的核心判断。

国资改革推手

上海有60多家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现在做了股权激励的只有5家:上海家化[-0.40% 资金 研报]一期(现控股股东已是平安集团)、光明乳业、上海梅林、华虹计通[0.52% 资金 研报]、百视通。此外批准了的有3家,还有两家在审批过程中。即使全部算上,现在上海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实施规范股权激励的不到10%,发展空间很大。

郑培敏对本报透露:除了已经公告的公司,我觉得还应该有510家会在条件成熟时推出,比如百联旗下的企业。至于非上市公司,其实很多都在悄悄做了,只是外界不知道而已。

一位接近上海国资委的人士则对本报称,对于符合条件的上海地方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和竞争类国有企业而言,在未来的一段时间,探索建立股权激励制度将成为深化国资改革、完善国企治理结构、推进混合所有制建设的重要推动力。

《二十条》中也明确指出,为实现国有企业进一步开放性市场化,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的目标,国企改革的路径之一是,分类完善治理结构,建立市场化的选人用人和激励约束机制,明确了建立中长期期权激励机制作为建立激励约束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过,在郑培敏看来,当前国企改革难题的根本,就在于很难分清楚肥肉瘦肉,没有一个绝对的边界。是否实施股权激励,不仅要看企业的规模、未来成长性、对人力资本的依赖度和所处行业,更取决于该企业在国有资本中所处的位置和扮演的社会职能。

现在上海国资委已经把国有企业分为三类:功能类、公益类和竞争类。第三类我觉得未来两三年之内应该会全面实施股权激励,包括全面实施混合所有制。功能类、公益类的社会保障类企业,只是有一个企业的名头,主要还是社会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的职能。这种企业在可预见的三五年之内不可能谈激励,如果真谈激励反而会不公平。郑培敏进一步解释称。

[发布于2014年3月18日 0:00:00]
-->点击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