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荣正
“国企股权激励”审批权或下放

       作为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的重要方面,在激励约束分配机制设计方面,或将有制度层面突破。
  “其中,国务院国资委正在研究把国企股权激励的审核备案权限下放到各地国资委。”一位知情人士近日透露。
  荣正咨询董事长郑培敏此前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曾称,相比民营上市公司,中国国企股权激励方案设计的约束条件较多,这给国有控股上市企业实施股权激励带来了较大困难和阻力。
 

“对员工持股态度谨慎”

  5月7日,上海国资系统东浩兰生集团旗下的兰生股份(600826)发布公告称,将在贸易板块实施改制,试点员工持股。这是近年来,上海国资系统第一家试点员工持股的企业。
  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秘书长罗新宇认为,《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而混合所有制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包括资本的混合、机制的混合以及人的混合,其中人的混合即包含员工持股和股权激励等。
  罗新宇还认为,“郎顾之争”(编注:导致郎顾直接交锋的是经济学家郎咸平2004年8月9日在复旦大学做了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揭露格林柯尔集团的创办人顾雏军在收购活动中卷走国家财富。二人展开激烈论战)之后,2005年,国务院出台了《企业国有产权向管理层转让暂行规定》,叫停了大型国企MBO,此后员工持股逐渐淡出历史舞台。“这次《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实行员工持股,形成资本所有者和劳动者利益共同体,这是此轮改革的一大亮点。”罗新宇认为。
  在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近日主办的以“混合所有制:股权激励与员工持股”为主题的国资智库沙龙上,一位与会人士透露,目前在上海国资系统,长效激励机制主要有现金激励和股权激励两种模式,其中70%多采取的是现金激励。
  一位知情人士还告诉早报记者,目前国务院国资委正在就新一轮国资改革中的激励办法进行制度设计,“按照国务院国资委的设计,要围绕劳动、知识、技术、管理等,对国企管理团队、技术骨干探索多种激励方式。这个方面,国资委是鼓励的,今年或许会出台相关办法。而对员工持股,或者全员持股,需要进一步研究、规范。目前在这个方面的态度则比较谨慎。”
  有国资系统人士此前曾告诉早报记者,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都是解决国企激励不足问题的好办法,按照相关计划,那些充分竞争性行业公司,以及人力资本要素贡献占比较高的科研院所、高新技术企业试行员工持股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东浩兰生集团就是上海市国资委划定的竞争类企业。
 

基金激励是主流

  目前,上海国资系统上市公司试点股权激励的企业并不多,仅有锦江股份(600754)、光明乳业(600597)、上汽集团(600104)、上港集团(600018)、上海建工(600170)等有限几家。不过真正实施股权激励的并不多。
  郑培敏告诉早报记者,上市公司要施行股权激励,国务院国资委的要求很高,且程序繁杂,耗时长。相比较而言,利用基金激励模式更便捷,符合企业利益。
  按照国务院国资委2008年6月公布的《关于规范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征求意见稿),上市公司授予激励对象股权时的业绩目标水平,应不低于公司近3年平均业绩水平及同行业平均业绩(或对标企业50分位值)水平。激励对象行权时的业绩目标水平,应结合上市公司所处行业的周期性,在授予时业绩水平的基础上有所提高,并不得低于公司同行业平均业绩(或对标企业75分位值)水平。
  上海锦江都城酒店管理公司办公室主任程民根在上述国资智库沙龙上透露,锦江之星从2004年年初的连锁酒店不到30家发展到目前的1118家,其中和管理层以及骨干的努力分不开,也离不开公司对其激励。
  “我们从2004年开始对公司骨干进行激励,最早是拿出公司9%的股权。第一批,我们是拿出6%的股权,需要自己花钱去买这些股份,当时有的人觉得有风险,还不要,最后是9个人买了。到了2006年,我们又拿出了3%的股权,这次是20多个人买了,一共激励了30多个人。”程民根表示。
  到了2010年,因为改革需要,锦江股份对激励的股权又进行了回购。
  “不过,不是把钱给你,而是给你当初买股份的本金,这个时候增值的部分让你去买公司的股票,而且是从二级市场上买。”程民根透露。
  此后,锦江股份又开始了第二轮激励,主要采取的是激励基金的方案。
  “我们设立了一个激励的考核机制,在规模指标、利润指标、安全等方面进行了设计,在激励期限内,你通过考核才能兑现激励基金。但是也有条件,比如你一年扣税后,应该奖励你10万元,这时候需要你再拿出10万元,用20万元去买公司股票。如果你拿不出10万元,只有5万元,那就兑现给你5万元。”程民根表示。
  程民根认为,通过这种激励方式,可以有效推动企业管理层去把企业做好,企业做不好股价就下来,对自己的利益也有损失,“目前我们正在做新一轮的激励方案,基本还是这样操作。”
  事实上,不光是锦江股份,目前上汽、上港、建工等企业也都是采取这种方式,基本都选择了建立激励基金的办法,并不涉及股权和期权。激励对象的范围则主要是企业党政领导班子和高级管理者。
  不过,这个过程中也需完善。

  上海一家大型控股集团的人力资源部总经理在上述国资智库沙龙上就表示,目前对于激励的退出机制设计还不是很完整,“比如,我们当初是按照岗位、职位来设计的激励对象,但是如果他不在这个岗位了,怎么办?此外还有税收问题,可能还没有行权的时候,每年都要扣除个人所得税,给人一种没拿钱先扣钱的感觉。”

[发布于2014年6月3日 0:00:00]
-->点击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