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荣正
郑培敏:新三板一定是高门槛才能屏蔽投机性
 
 
 
 
124日洪三板与中国移动通讯联合会共同举办的《新三板高峰论坛——颠覆性的股权投资新时代》暨第四届中国移动互联网大会在北京举行,和讯新三板进行线上直击。
 
荣正投资董事长郑培敏在演讲《新三板之三观视角》中表示,新三板是资本市场里的浦东开发区,资本市场里的南海边的一个圈,一个小渔村。今天如果我们对股转系统,对新三板不理不睬的话,我相信三五年后我们会高攀不起。
 
郑培敏还表示,我从今年上半年到现在我有一方面跟股转系统是一致的,我认为不应该降低投资者门槛,就应该几百万,当然是不是500万可以商榷,一定是高门槛才能屏蔽投机性,才能把重融资,轻交易,真投资,去投机化的特征表现出来,这是真正的资本市场基于企业的基本面的一种资源配置。
 
郑培敏最后表示:个时候入市我觉得还有很大的机会,无论是挂牌企业,你可能是2001年如果能在沪深交易所上市的公司,现在享受非常多的制度红利,2001年如果能进入沪深交易所做投资的投资者也会享受到很多的从两千多点到六千多点投资的红利。
 
以下是演讲实录:
 
郑培敏:谢谢美女主持人,也谢谢黄小晴搭这么一个平台,刚才主持人讲到四个她的洪三板的天使投资人,大家都知道盛希泰、俞敏洪,还有吴总和我,应该是站在黄小晴身后的四大天王。既然是天使投资洪三板平台第一次大型的活动,我也很愿意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应该说对新三板的认识只有一年时间,但是我自己个人的正确从业经历,大家不要看我的形象,基本上95%的人猜出我年龄,我在证券市场从业已经超过20年了,我自己的公司1998年成立,已经17年了。我非常欣赏刚才黄小晴提到的本次会议的主题这两个字—“颠覆”,颠覆了我自己作为二十多年证券从业者算是老证券对资本市场的看法,在12个月之前,我作为一个老证券人我们以为证券市场就是沪深交易所那样每天上窜下跳,上市公司的质量、信息披露有问题,投资者的素质有问题,但是在差不多也就是一年前,我在金融街(000402,股吧)的金阳大厦拜访了新三板的一位领导,我当时是抱着一个怀疑,甚至质疑的心态去拜访这位朋友的,这位朋友给我讲了不到一小时新三板的利益运作,我豁然开朗,我承认过去19年中我都错了,我们错误的理解了证券市场是沪深交易所那样,其实股转系统才是真正的资本市场。所以,今天用“颠覆”这样一个主题词谈新三板非常好。论坛主办方希望我相对宏观一点分享我对新三板的看法,我就分享一下我的三观,我的新三板的观点,分别从宏观、中观和微观的角度来跟大家谈谈我个人的观点,咱们可以交流。
 
首先,谈谈宏观视角,拉长历史的长河,拉长历史的镜头来看,今天中国最有活力的城市毫无疑问是深圳,但是深圳论政治地位它不是一个直辖市,它的市委书记不可能成为中国政治局委员、常委,还离得很远,就像今天股转系统如果从行政级别的角度来讲,它的乡村干部的配置不如上交所、深交所那么高大上,但是我们看到今天能颠覆中国的民族企业是华为,是大江,是腾讯,都不是出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这些所谓的直辖市。为什么?归根到底是因为深圳是一个市场化的地方,它允许企业在合法的边界之内野蛮成长,这个非常像我们今天股转系统的四千家中小企业,以及在后面排队准备在未来半年、一年,甚至一两年内冲击新三板的中小企业,包括我自己所在的荣正咨询也正在准备上新三板。真正伟大的企业是靠市场化机制孕育,不是靠额度制,150亿额度,行政管理,这样一种行政调控永远出不了伟大的企业。我做证券市场我主要业务是为沪深交易所和新三板公司做一些兼并的咨询,过去大半年有一个很时髦的词叫“注册制”,我在年初论坛的演讲上我说过我判断今年注册制出不来,果不其然,大家现在开始给自己下台阶说明年两会之后“注册制”会出来,我告诉大家明年注册制会出来,但一定不是大家想象的注册制,它会是一个注册制的外壳。为什么?注册制第一我的上市是企业可以选择时间窗口,还有很重要的我的价格是市场化的,但是证监会的新闻发言人说了我们坚持低价发行,全世界的证券市场只有中国的沪深市场能见到IPO开盘后10-20个涨停板的奇葩现象,因为发行价不是市价。
 
我们看今天的新三板,我们有挂牌,我们挂牌过程不是IPO,很多人跟我说沪深股转系统是上市公司,这个要纠正,作为我们专业人员从来不说股转系统的企业是上市公司,它是挂牌。挂牌只是企业信息披露的过程,很多企业挂牌3-5年了都还没有融过资,但是沪深交易所一上市它的IPO就等于挂牌,同时融资,同时产生了股份交易。但是我们新三板没有。正因为新三板股转系统没有这个制度。所以,非常好,第一它没有25%或者10%的公众股的要求,我这个企业挂牌以后我只要发1%的股票也是可以的。第二,我发1%的股票,30倍、50倍、80倍市盈率,只要买方愿意买我们就可以卖,但是如果在沪深交易所在过去的一年多和未来一年多中,如果IPO的话大家会遇到一个所谓23倍市盈率的窗口指导。这就是行政管制,这种行政管制下一定会扭曲掉企业很多的行为。所以,导致企业可能不能成为一个真正市场化的企业。
 
过去20年、19年我们误把资本市场理解为沪深交易所那样,如吴敬琏老师2001年所说,吴老师一年前有一次论坛讲虽然现在有改进,但是好像本质上没有改进,因为投资者结构的问题。所以,沪深交易所非常像老城区,要拆迁这一亿户散户是非常难的,面对这个现实,我们非常理解监管机构不得不采用呵护这些散户的所谓窗口指导、IPO限价发行,让所有散户可以闭着眼睛打新股,这个全世界只有中国有,在香港、美国新股有可能破发,中国新股是个神奇。正如这样无风险收益滋生了投资者懒惰,不去分析上市公司报表,不看基本面,我可以打新股。另外,沪深交易所明显还是计划经济行政管制,非常像80年代和90年代的沈阳、上海这些老的工业基地。我们今天看到在过去一个季度中辽宁和吉林的GDP增长率全国倒数第一、第二,而浙江仍然是新兴经济欣欣向荣,为什么?因为他们是开发区,新三板是资本市场里的浦东开发区,资本市场里的南海边的一个圈,一个小渔村。今天如果我们对股转系统,对新三板不理不睬的话,我相信三五年后我们会高攀不起。一年前我主动的可以说低头,可以说转身,我开始研究股转系统,而且越研究越兴奋,越觉得这里面充满着商机,因为我们都是一个屌丝企业,都是一个草根机构,我们没有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牌照,我们靠什么?靠自己野蛮的生长。纯市场的环境下野蛮的生长力就是我们的核心竞争能力。这一点跟今天很多在座的中小企业做一个分享。
 
第二谈一下中观的视角,就股转系统谈股转系统,我个人第一次谈新三板是今年4月份,之后很多论坛来请我,我的观点可能比较犀利一点,我把传统证券市场跟现在进行对比会觉得非常鲜明,我感觉我现在回到2005年,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一件事情叫股权分置改革,当时我也是股权分置改革中鼓与呼的一个专业人士,今年我也在新三板股转系统作为民间的人士,我也是持一个很大的支持态度。
 
今年4月份在一个新三板会上我第一次抛出我的三个观点,但是半年了,我已经升级到2.0版本。先回忆一下我的老三观,第一,股转系统的全称叫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实际上它是一个不叫证券交易所的中国第三个证券交易所。我们不要被假象所迷惑。
 
第二它是事实上的注册制,股转系统从来没说我们的挂牌是注册制,但是我们还是要抛开现象看本质,它就是注册制,我想报就报,股转系统核准可以挂牌,挂牌之后想定增就定增,只要企业前提是规范的。
 
第三它是完全市场化运行。我为什么会作去年4季度关注股转系统?因为当时股转系统推出第一个股权激励计划,熟悉我的人知道A股股权激励计划大概1/3到一半是出自我手,我们在那个市场是垄断的,股转系统为什么出了一个我们就研究它,很多要素,很多方案非常有意思,我认为是股转系统监管不到位,按照我传统的计划经济思维要证监会批,要这个那个管制,结果为这个话题去年10月份、11月份拜访了股转系统的一位领导,结果他就批评我为什么要管。企业自己董事会通过的,履行了信息披露就OK了,投资者根据企业的信息披露决定这个股票值不值得投资,值多少钱投资,股转系统作为监管机构,作为裁判不要过多的把手伸到微观层面。我这时候豁然开朗,这是真正的市场化。
 
最近半年又有一些变化,比如在今年的827号,股转系统冲破了2800家,达到2812家,而我们的沪深交易所在今年73号开始正式暂停IPO,暂停大概5个月的时间,四五个月时间里沪深交易所户数在2800家停住了,827号股转系统超过2800家,当然这2800家都是蚂蚁,都是中小企业,顶不上一家中石化,顶不上一家工商银行,但是没关系,我们量上首先超过了。9月份开始,股转系统批量化的处罚了一批挂牌企业,这是股转系统全国第一次批量处罚,为什么?股转系统从冲量的时代到冲质的时代,之前的冲量为的是吸引眼球,吸引投资者,吸引中小企业来挂牌,最后股转系统的市场要做多长还是取决于质量,包括业绩的质量,包括公司治理的质量。
 
第二个观点,很多人会说股转系统就是四千个烂苹果或者3500个烂苹果,没错,股转系统里毫不客气的说90%以上股转系统的挂牌企业没有投资价值,但是我们想象一下,每天在工商局注册的那些企业,全国注册企业大概几百万户,有多少有投资价值?真实的经济就是90%的企业会作三五年之后死掉。所以,股转系统三板它作为一个资本市场的虚拟经济表现,它实际上是真实经济的影射,它给所有的中小企业一个机会,只要你愿意规范,愿意展示,你可以上台表演,至于能不能演好靠你本事,不像沪深交易所获得演出票非常难,能不能获得追捧,是骡子是马就得拉出来溜溜,是金子一定会发光,也许你就是一个废铜烂铁,但是我给你演示的机会、披露的机会,让所有投资者可以看到你。我后面会说到怎么理解微观的挂牌企业的问题。
 
第三,股转系统是真正的投资市场。大家来以为买一支股票今天买入,明天最好涨停板能卖出,这种高流动性,中国的沪深交易所的换手率是全世界资本市场最高的,我们以为这是资本市场,其实错了,这是赌场的性质,这是投资市场。我们现在参加新三板竞争没有锁定,但是有谁拿一千万的定增明天就卖掉?两个星期后就卖掉?没有。一般平均要拿一到两年。也由于这是一个真正的投资市场,真正让社会财富进入到实体经济,而不是炒作。19951996年我进入股市的时候,那时候怎么炒股票?就是代码,我们到澳门赌场,把一个股票代码就当筹码,我们被这个误导,过度投机使得沪深交易所丧失应有的价值发现和资源配置功能,而股转系统正因为没有这个流动性,所以,我从今年上半年到现在我有一方面跟股转系统是一致的,我认为不应该降低投资者门槛,就应该几百万,当然是不是500万可以商榷,一定是高门槛才能屏蔽投机性,才能把重融资,轻交易,真投资,去投机化的特征表现出来,这是真正的资本市场基于企业的基本面的一种资源配置。
 
722号过的2800家,我还说迟了一个月。
 
我们要到新三板股转系统挂牌有几个必要条件,第一要成立满24个月,两个完整的财务年度,可以没有销售收入,可以没有利润,现在股转系统每天60%-70%的挂牌企业是亏损的,但是他们有个共同的特征,他们有券商的绑定,有会计师出具的审计报告,有律师的法律意见,说明他们是一个规范的公司,也就是股转系统不做三板企业的业绩背书,但是一定要一个规规矩矩经营,该交税要交税,该交社保要交社保,该有关连交易要披露公平的关连交易,所以,很多公司是分拆上市,分拆挂牌意味着他有关连交易,比如和君商学院可能拆出来,信中利只是它的人民币管理业务挂牌,没关系,只要你跟投资者如实披露,律师说你所有的关连交易都是公平的就可以,这是一个规范的基础。所以,投资股转系统或者挂牌股转系统首先掌握这一条,我知道今天在座的很多中小企业是带着这样的疑问,这样的一些问题来听这样一个新三板的论坛。我想提醒你,你愿不愿意规范,能不能规范。
 
规范之后我挂牌了,很多挂牌企业后悔,说我为什么挂牌,都没人来买我,在我们学经济学,搞金融学的眼里天下没有卖不出去的东西就是价格,你自己把定增价挂成20块、30块,你以为你真那么值钱吗?如果你把价格降下来可能就能融到资。所以,你的价值和你的融资发生、交易发生的行为归根到底还看基本面。很多人想用沪深交易所投机心态,包括挂牌的企业、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想用这种心态来这里圈钱,那我劝大家就回去洗洗睡吧,没有这个机会。因为股转系统的投资者比沪深交易所的散户更加精明,最起码用黄小晴的话说叫高净值散户,他能达到高净值散户说明这个人要么是一个高级白领要么是一个经理,要么是一个成功的哪怕中小企业主,他会有自己的算法,这跟一边去菜市场买白菜,然后进了沪深交易所英业达厅打着毛衣炒股票的大妈可不一样,这些认不是好蒙的,大家把自己真实的价值链弄上去。我仍然认为新三板上90%的企业会是僵尸,但是只要把自己的规范化运作做好,把企业自身的基本面做好仍然能融到资,你的股份也会有交易。将来可能转板或者继续留在里面成为很优质的企业,像大江创新、华为、腾讯这样的企业用不着把总部搬到中关村(000931,股吧)或者张江,在深圳这是个市场化的地方,如果你到上交所挂牌,到深交所创业板挂牌,由于这个地方的投资者仍然是老城区的散户、钉子户,所以,政府不得不呵护他们导致一些扭曲的监管理念或者监管方式,我们非常理解监管部门,没办法,尤其在中国,7月份的股灾导致的证监会用非常行政化的手段,全世界没有的奇葩现象,10家公司交了IPO款之后可以退款,当天晚上上市公司都准备喝庆功酒,四点通知所有款要退回去。反过来讲,如果没有7月份国家行政的强制指令救股灾,也许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经全部完蛋了。所以,我们非常理解现在监管机构的难处。沪深交易所的改变是一个非常非常漫长的过程,你如果等不到沪深交易所真正的注册制来到,那你就选择股转系统。
 
我最近在做好几个案子,他们拆ERE回来,不是所谓战略新兴板的问题,他可以在股转系统挂牌,融资只要市场5%-10%,市盈率就可以到3050倍,因为很好的概念,很好业绩的企业。我今年有一个很重要的客户,也是我清华的师弟,中文在线(300364,股吧)的童志磊(音),这是一个大牛股,前几天超过中国茅台(600519,股吧)酒,228块钱,这是他一个星期之前创造的最高峰,大家知道它发行价今年1月份是什么价格吗?6块钱。开盘之后22倍市盈率,22个涨停板到80块钱。如果这家企业,而且他在创业板上市必须释放25%6块钱的时候就把自己公司25%的股份卖掉了,如果这种企业选择新三板挂牌只要释放5%的股份,募得资金比现在还多。作为企业融资来讲,创业板、深交所、上交所战略新型板非常性感,敲钟那一刻有洞房花烛夜的感觉,但是你会感觉从纯理性的角度来讲,其实股转系统给我们更多的理性资源配置的机会,而且投资者结构,股转系统的再融资定向增发目前还是限制35人,这35个人你都可以选择是谁,但是沪深交易所的增发你不知道谁买的,这个散户买了100股,那个散户买了1000股,对你投资者关系管理也非常困难。所以,专业科班人学习到的投资者关系管理的很多手段其实在沪深交易所不能用,我们所有投资者关系管理基于的投资者是理性的,可是沪深交易所真的90%的投资者就是不理性的,那是另外一种管理。
 
我的判断是这样,今天的三板差不多相当于沪深交易所1999-2000年的水平,应该说还是小学没毕业,这里面有几个现象,做市家属达到1000家,我们1999年中国证券市场差不多在985家左右,1999年的1231号,从做市家数跟沪深交易所的上市公司数量对比。2000年左右中国才有了公募基金,也就是名义上的机构合作者,尽管很多基金名义是机构,思维也是散户化,这另当别论。前不久发布的支持股转系统发展的文件里也明确提出下一步我相信2016年一定会开放公募股转系统。从这个意义上公募股转系统在1999年。2000年左右,中国沪深交易所爆发出重大的造假案件,新三板一定有造假的,一定有非常恶劣的造假。一两个月之前曾经有一家号称类似浑水公司揭发了一家,我不讲名字,我觉得还不够,未来1-2个月会发生重大的造假事件,没关系,这就是一个市场成熟的过程,一定要发生这样的造假事件,就像中国资本市场一定要发生今年这样的股灾才会更加成熟,大家才会有风险意识,如果大家买了股票十年都赚钱,这不叫市场,市场一定有风险,创业者中关村创业大街那么多创业公司,90%一定尸横遍野,不是印张董事长名片就可以买别墅创业发财了,我觉得这才是真正成熟的市场。
 
我再做一个预测,股转系统中一定会出现一个类似的德隆系,哄然倒塌,会是谁我不讲名字,大家内心自己去猜,股转系统的配额中它的挂牌企业或者里面很多参加定增的大型机构谁会是股转系统中的德隆。正因为中国市场2012年德隆的垮台,中国沪深市场又成熟,我举这个例子,从数量上,从事件上,今天的股转系统差不多处于2000年左右的中国A股市场。
 
这个时候入市我觉得还有很大的机会,无论是挂牌企业,你可能是2001年如果能在沪深交易所上市的公司,现在享受非常多的制度红利,2001年如果能进入沪深交易所做投资的投资者也会享受到很多的从两千多点到六千多点投资的红利。所以,我自己现在是作为一个为三板市场鼓与呼的民间人士把我的观点,把我的分析跟大家分享,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包涵。谢谢大家。
[发布于2015年12月4日 0:00:00]
-->点击返回